标题: 看着我长大的邹婶 被我给骑了
mimi





UID 3341226
精华 67
积分 1473851
帖子 31488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1-9
发表于 2021-11-26 09:07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看着我长大的邹婶 被我给骑了

绝对真事,不参半句假。
我今年28岁,居住在北方一个二线城市,我小的时候住在一个平房区,平房虽然有很多不便,但是优点也很多,比如住平房邻里的关系特别融洽,或者说谁家有困难,其他家都会帮忙,当然了,你家要是吵个架,也有人来帮忙拉架,我刚记事的时候就认识邹婶了,虽然我叫她婶,她实际也就20多岁,只是结婚很早,那个年代结婚可能都早,23岁她就有了小孩,跟我母亲又年纪差不多,所以俩将的关系很融洽,邹婶是最早一批用雪花膏(化妆品)的女人,我小时候就记得她的脸总是白白的,嘴唇是红的,而且香喷喷的,等我到了7 8岁,她就成了我第一个性幻想的女人。由于我很淘气,而且根本不学习,父母经常打我,每次爹妈拿着扫把追着我打的时候,我每次都往邹婶家里跑,每次邹婶都挡住来势汹汹的爸妈,那个时候我躲在邹婶身后,感觉邹婶就像我的保护神一样,心里有多少小小的崇拜。
    邹婶他们家的成员很简单,她有个女儿,年纪跟我一样,但是学习很好,小时候跟我一起打扑克,玩,后来就不怎么联系了,可能是觉得我是坏孩子吧。邹婶的丈夫我一直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家里人也很少提,偶尔能看到一两次,不过每次都是醉醺醺的。
    等到上了高中,家里的平房动迁了,当时邻居都因为动迁费的问题研究,都是希望能多得一点动迁费,但是也有经不起折腾了,我记得我家是最后几个搬走的,搬迁那群人先是掐电,然后把一趟房的两头都给拔了,风直接灌到屋里,那段时间别提多难了,当时我们这趟房最后剩下的两家就是我们家和邹婶他们家。当时我们两家互相鼓励,现在想想,真像是一堆战友一样,后来搬家了,邹婶他们家去了很远的一个地方,具体我就不知道了。我家还是在原地要了房子。之后好久不联系了。
    前年,我参加工作,单位在离家很远的一个地方,开始因为新鲜,坚持了几个月,后来实在不行,每天上班坐公交的话 需要3个小时,这样的路程换了谁都收不了,我就决定在单位不远处租房子,不过工厂附近的小区,都是大户型的房子,稍微远一点的就是老房子,老房子虽然有小的,但是基本都有人住,大的房子又租不起,正烦恼的时候,看到一个合租的信息,对面是3口之家,能腾出一个阴面的屋子,一个月150,我觉得可以接受,很快就去了,到了那家一开门,我一下子就愣住了。这不是我多年以前的邹婶吗?

    邹婶一时没有看出我是谁,毕竟十多年没见了,何况我当时是个孩子,进了屋,我一提,她就想起我是谁了,她也很激动,问我父母的情况,家里怎么样,我的情况,寒暄过后,我把电话里说好的订金和租金给了邹婶,邹婶执意不要,说让我免费住,但是谁都明白,能把半间屋子租给外人,说明手头不松啊。 我就坚持给。邹婶也就收下了。
    我住了大约一个星期,始终没见到邹婶的孩子和丈夫,又一次邹婶做饭,我就和她闲聊,问题她孩子和丈夫的事,我猜知道,邹婶的丈夫多年前就因为骑摩托车摔死了。女儿在外地读研究生。现在就她自己住。我问她为什么要说是三口之家?  她说如果是说她一个女人住,招来的人不放心。邹婶现在的工作是给一家当保姆,虽然自己温饱还可以,不过要拱女儿读书,真是不容易,所以才硬着头皮把房子租出去一半。

    邹婶虽然40多岁了,腰变粗了,脸上也有少许的皱纹,但是依然魅力不减,而且更加有韵味,我年少时的性幻想,又再次爆发,经常半夜偷偷跑到她门口偷听她的喘息声,夏天的时候会偷偷各种门帘窥视里面,看到邹婶躺在床上就有种想扑上去的冲动,很多次在自己屋子里 对着她的方向手淫,每次都幻想能把她压在身下疯狂的干她。   

     第一次和邹婶发生关系,更准确说是没发生关系,但是有了哪方面的倾向,是在一个夏天,当时天气热的要命,我在单位工作完,回到住的地方,热的实在不行了,又没有热水器,所以只能在厕所把水接到盆里,然后林到身子上,由于邹婶每次都是在我回家之后回来,所以我也很放心,就在厕所里独自冲凉,由于真是热的不行了,所以冲的特别猛,水都贱到外面了,我就赶紧出来擦地,我光着身子一出来,当时就傻了,邹婶就在那站着,穿的是短裤,上面传一个类似睡衣的半透明衣服,由于冷热的刺激,我的鸡巴一直都是翘起的,一看到她我一下子傻了,当时也不知道怎么的,就那么四目相对。我鬼使神差的就几个大步走过去,一把抱住邹婶,鸡巴顶到她腰的位置,我感觉她在颤抖,然后是疯狂的挣扎,脸憋的红红的,然后很大声的对我吼,你要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拿来的劲,死死抱住她,对她吼,我要操你,我要操你。我反复的对她喊,一边喊一边用鸡巴磨她的身子,手还是死死的抱住她。 就在这个时候,邹婶不知道那来的力气,挣脱我,然后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就跑到屋里把门关上了。

   我一下子冷静了。尴尬的回到屋子里。想着这荒唐的一幕,我想了很多,我害怕她报警,更害怕她不让我住了。就这样昏昏沉沉的第二天下班后,我忐忑的回到家里,等着邹婶回来,感觉时间很慢,不过终于等到了。邹婶回来了,和以前一样,还是先洗脸,洗手,然后做饭,我始终认为这次她是估计把锅碗瓢盆弄的很响,也可能是我的幻觉,等那边声音停了,邹婶就进屋了,走路的声音也很大。然后就是吃完饭洗碗的声音。我始终在屋子里没敢动。

   正所谓酒壮怂人胆,哪天我在我自己屋里喝了3瓶啤酒,本想就这么睡了。可是精虫又上脑了。我躺在屋子里,由于天太热,我把所有的衣服全脱了,手一直摸着自己的鸡巴,借着酒劲,我慢慢开开门,走到邹婶的屋子门口,邹婶还是没关门,只挂着门帘。我用手慢慢把门帘打开,我看到邹婶半躺在床上,眼睛看着我,我也看着她,就像时间静止了。我心跳的狠厉害,我不知道那来的勇气,慢慢走到邹婶床前,邹婶没有躲,始终眼睛看着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觉得哪天邹婶化妆了,而且眼睛里有水在流动,但是表情很坚定,我能感觉到她的脸滚烫滚烫的,我扑了上去,轻松的撕开了邹婶的衣服,没有前戏,没有语言,我插入了邹婶的身体,我抱着她的头,下体疯狂的抽插,邹婶呻吟的狠小声,但是我知道她是一直在忍。她的水很多,我就一直用一个姿势,直到最后射到她的穴里。

   第二天早晨,我们又做了一次

   后来几乎我们天天都会做爱。由于我那段时间,非常喜欢看女子裸体摔跤,我并不是因为喜欢摔跤,而是那种征服对方的快感,有了第一次以后,我就越来越放肆,经常估计把做爱的动作变大,让姿势更加放荡,邹婶每次做爱的时候都不好意思直视我,但是我几乎每次都用手把她的头搬过来,让她的脸面对着我,我就看着她的眼睛干她。每次她脸上那种屈辱,被征服的表情,都让我销魂,很多次我都把手指深入她的肛门,每次她都喊疼,我会问她,听不听话,她都很乖巧的回答 听。
每次我们的对话都会是这样
我: 我俩干什么那?
邹婶:做爱
我: 我用什么做啊?
邹婶:鸡巴(刚开始的时候 死活不说)
我:说 求求你操我
邹婶: 求求你操作。
我:用什么操你??
邹婶:鸡巴(一般这时候 邹婶开始都不回答,我用鸡巴猛冲几次她才会说)
我:连起来说
邹婶:求求你用大鸡吧操我

只要邹婶不听话,我就会把手指插到她肛门,然后威胁她要开后门,每次她都很配额的完成我的命令。我在那住了1年半,房间里的每个角落 我都干过邹婶。第一次以后我就直接搬到邹婶的房子住了。邹婶开始很别扭。后来也就顺从了。毕竟40多岁的女人 性欲强是公认的。

很多次看到这个重小看我长大,现在确撅着大屁股,不知羞耻的让我干她的女人,我的兴奋感就莫名其妙的大

记得又一次跟邹婶去买菜,由于所在的房子在郊区,旁边有几所大学,我就提议去大学里逛逛,当时晚上7 8点吧,我就把邹婶拉倒一个自习室,这个自习室没有走廊的窗户,只有一个门,只要把门锁上,就相当于一个密室了,在那我把邹婶压在讲台上干。然后对着下面空空的作为说,同学们,今天教你们怎么操你们婶婶,当时邹婶脸红的像苹果一样,咬着嘴不敢叫,看的我兴奋的要命

去年,邹婶的女儿毕业了,女儿找了份不错的工作,在上海,邹婶决定搬家去陪女儿。

临走之前,邹婶去了我家,和我母亲,父亲见了面,当然是作为老街坊的身份,我父母可能做梦也想不到,他们面前这个老街坊,已经被他们的儿子,骑在胯下,用大鸡吧征服了1年半。

邹婶临上飞机之前,在家里和我最后一次做爱的时候说,以后不要见了。

我心里也明白,可能也不会有机会见了。

顶部
deathing





UID 5566549
精华 0
积分 19
帖子 49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21-5-29
发表于 2021-11-26 15:5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谢谢分享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12-2 20:26

Powered by Discuz!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mimi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