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粉嫩的娇妻》
ahjtm





UID 4362986
精华 0
积分 11
帖子 3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9-5
发表于 2021-8-1 22:4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粉嫩的娇妻》

 虽然在这婚后不到一星期的时间我每天都有性生活,可时间最长的一次却只

  有七下,而我却骗妻子我那是一夜七次。而今天只不过是一本小说和隔壁那淫乱

  的声音就几乎要打碎我的慌言。

  想到这里我由苦恼转为自卑,又从自卑转为自责。是我对不起妻子,我没有

  做到一个丈夫应尽的义务。我一时都不知如何回去面对自己的妻子。可无论如何

  我现在也要回去,我不能再让妻子孤独的呆在房间里。

  我神形俱疲的走出密室,没有去理睬那个哈哈笑着嘴里说着什么事可以找他

  帮忙的老色狼,径直的回到房间。

  可能是听到我的脚步声当我回到房间之后,隔壁A片的声音,和妻子正在看

  的小说都不见了。除了妻子看到我之后那一闪而过让我几乎没有察觉到的不安之

  外一切都是正常的仿佛我今天的经历的只是一场梦而已。

  我几乎一夜无眠,只是偶尔听到妻子的哀怨的叹息和辗转反侧,直到深夜我

  才昏昏睡去。

  阳光刺进了我的眼睛,睁开眼看到妻子正笑吟吟对我说:「懒虫,快起床,

  太阳晒屁股了。」

  我看到妻子仍穿着我的衣服于是回答:「你穿着我的衣服我怎么起床啊。」

  妻子故作生气的对我说:「衣服在房间里根本晾不干,你昨晚买的新衣服那

  么暴露我怎么出去啊!」

  我一时糊涂起来茫然的问道:「什么新衣服。」

  妻子拍了拍我的脑袋说道:「你这个马大哈,怎么把新衣服丢在旅馆值班室

  了,幸好老伯早晨送了过来,你要去谢谢老伯才对。」

  这么一说让我更加糊涂只好报于几声干笑。

  我看着那几件新衣服一时不明白这老头子是什么用意。

  「既然有了新衣服,还不快换上,我们还要出去玩抓紧时间啊,我先出去洗

  漱。」我拍了一下妻子的屁股。暂时忘却了昨夜的不快,然后拿起洗漱用品去了

  外面的洗漱间,等我洗漱完毕回到房间的时候发现妻子并没有在房间。我在关上

  了房门,仔细搜寻着房间,一个电线插座的里面隐藏着老头安装的摄像头,和隔

  壁房间相隔的三合板上有果然几处不易察觉的小洞。

  接着又从妻子的枕头下面找到那本小说,里面写满了各种网络上流传的黄色

  小说,并且配有淫秽的插图。我看了几眼苦笑着又把他塞了回去。然后把旅行包

  打理好重新审视了这个令我愤恨的地方,我决定离开这里,忘记这里所发生的一

  切,远离这个黑暗的魔窟。

  我背上旅行包振奋精神走向老头的值班室。

  老头看着我的到来,满脸堆笑。

  「呵呵,兄弟要出去啊。」

  我愤愤地回答:「别那么多废话,结账!」

  「怎么现在就要走吗?弟妹和你一起走吗?哈哈,账不用算了,老哥替你包

  了。」老头一脸的坏笑。

  「当然和我一起走,管你屁事。」我有些不耐烦。

  「呵呵,兄弟别生气,要走你就走吧,老哥我也不拦你,嘿嘿。」我不再理

  睬这个龌龊的老头,在他的奸笑声中转身离开。

  我站在旅馆外面的小路上等待着妻子的到来,我一分钟也不愿再呆在那个肮

  脏的地方。可是在等待了十几分钟之后妻子却仍然没有出来。我拿起手机打向了

  妻子,铃声响了几下竟然没有接听。

  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我不禁开始有些怀疑,难道妻子又发生了意外?我的

  心一下提到嗓子眼。想到这里我顾不得许多,只好再次进入那个令我憎恶的小旅

  馆。当我匆匆忙忙的跑到房间,打开房门之后,看到妻子躺在床上时候,我心里

  松了一口气。我看到妻子紧盖着毛毯,脸色绯红。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急切的问道。

  「没什么,我很好。」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

  我摸了摸妻子的额头发现并不发热。

  「我们走吧?今天还要出去玩。」我催促道。

  「我昨天太累了,不想出去了,今天休息一天吧?」妻子一边说着一边用哀

  求的眼神看着我。

  「可是这里条件太差了,我们换一间旅馆吧?」看着妻子的模样我想她可能

  真的有些疲惫,可是这里怎么能休息,一定要劝她换一个地方住。

  「别换了,这里价格挺便宜的,再说我们经济也不算太宽裕再说现在是黄金

  周旅馆也不好找。」

  「不行,一定要换!」我有些不耐烦。

  「那你自己去找,我太累了先在这里休息,你找到了来接我。」说着妻子转

  过身子不再理睬我。看到妻子有些生气,我顿时也没有了办法。心里想着也只好

  如此了,我先出去找到旅馆再来接妻子,现在是白天我想妻子在这里也不会有什

  么意外。

  当我走出房间打算到外面找旅馆的时候,老头笑嘻嘻的走了过来。

  「小兄弟,又不走了?呵呵,跟我来有好东西给你。」我没有理睬径直的向

  旅馆外走去。

  「呵呵,小兄弟不来别后悔啊!弟妹可惜了啊!」

  听到这里我愤怒的转过身质问道:「你究竟什么意思?」

  「呵,小兄弟别误会,我这可是一番好意,你来看看就知道了。」我不知老

  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心里想着去就去,看他还有什么花招。

  我跟着老头进了密室,把监控放给我看。

  当我起床去洗漱的时候,妻子正在换老头拿来的新衣服。衣服看样子的确比

  较时尚,是一件露脐的超短裙。

  「小兄弟老哥昨天听到你打电话听说弟妹要新衣服,老哥专程出去为弟妹买

  的,而且连内裤都买好了,哈哈,老哥想的够周到吧?」老头淫笑着一边看着屏

  幕里的妻子一边说道。

  妻子穿好衣服端着脸盆走出房间,把昨天的衣服拿到阳台上去晾晒。这时我

  才看到妻子穿的竟然如此暴露,短裙仅够遮住屁股,随着走路时小屁屁的一颠一

  颠,裙内时隐时现,而内裤竟然只是两根细绳深深勒入屁股缝里。

  「呵呵,这种情趣内衣可不好买啊!老哥可费了不少功夫,嘻嘻。」老头样

  子显得有些兴奋。

  看着他的样子我不禁怒从心头起,一下关掉屏幕。对老头怒目而视:「你究

  竟想怎么样,有完没完。便宜你占够了吧?」

  「别啊,兄弟,别误会,老哥只是看到弟妹身材不错,昨天又听到你们电话

  里的对话,才特意买了送给弟妹,我可没有占便宜的意思。只是没想到啊!唉!

  小兄弟别冲动你继续看下去。」老头边说边打开屏幕,镜头里妻子站在阳台上,

  而阳台下那个青年出现了。

  「这小伙子是我这里的长期住客,偶尔也帮我拉拉生意。」老头介绍道。

  小伙子在阳台向上瞟着,瞟向妻子的裙内,那短短的裙摆怎么能挡住裙内的

  春光。妻子翘翘的小屁屁,丰滑圆润。前边薄如蝉翼的小内裤里黑亮的阴毛隐约

  可见。妻子每一次弯下腰去拿盆里的衣服,丰乳便呼之欲出。

  妻子并没有发现小伙子背对小伙子深深的弯下了腰,只见由于屁屁的高高翘

  起,妻子的隐秘部位全部展露,像一根细绳的内裤从屁股缝中间穿过,小屁眼含

  羞半吐,细绳深勒入阴部,肥厚的大阴唇鼓鼓而起。这小子眼睛几乎看直了,目

  不转睛的盯着妻子那被细绳遮挡的部位。妻子很快将衣服整理完毕,在下阳台的

  时候正好和小伙子走了个对面。

  看着小伙子意犹未尽,色迷迷的看着自己,妻子也意识到自己穿着的暴露,

  下意识的拉了拉裙摆。这时小伙子向妻子微微一笑,然后一边看着妻子一边走进

  了厕所,看着妻子缓缓拉上门。妻子的表情显得有些犹豫不决,不知心里在想什

  么,这时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妻子竟然也走进了小伙子隔壁的厕所。我

  心里想着可能妻子只是碰巧也要方便吧。

  厕所里,小伙子竟然将中间隔板的最下方的板子拆了下来,这时的隔板仅能

  挡住膝盖以上。这时妻子走了进来。我想妻子看到这种情况应该是头也不回的离

  开,可让我想不到的是,妻子看到隔板下边的空隙虽然有些惊讶,但并没有离开

  的意思。小伙子看到妻子进入厕所,异常兴奋。迅速褪下裤子,将鸡巴挺起。妻

  子犹豫的站在那里,表情很矛盾。

  我心里强烈希望妻子不要再犹豫,快些离开厕所,不然就会让那小子占便宜

  了。这时隔壁小伙子那里传来了呻吟声,妻子听到之后脸越来越红,面对小伙子

  慢慢拉起裙子,褪下内裤,可屁股停在半空中好像没有勇气蹲下。小伙子看到这

  里一阵狂喜,呻吟声更大,并把鸡巴故意摇晃。妻子向隔壁看了看,然后轻叹了

  一口气,蹲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我脑袋有些发晕,妻子和小伙子面对面蹲着,互相暴露着自己的

  下体。妻子害羞的低着头紧紧夹着双腿,希望尽量不让自己的阴部暴露,而小伙

  子却一脸紧张的,双眼紧紧盯住妻子的阴部。小伙子突然跪坐在沟两侧,鸡巴硬

  硬的挺立,猛烈的打起了手枪。妻子虽然低着头满脸透红,眼光却不由自主的看

  向了小伙子的鸡巴,胸口开始微微起伏,轻轻的喘息,双腿开始微微分开。

  小伙子看到这里将自己的鸡巴翘起,从各种角度向妻子展示。妻子看着小伙

  子又粗又长的大鸡巴,脸上泛起层层红晕。我不由得想起自己的东西心里有些自

  卑。妻子看着对方的鸡巴羞涩的把腿分开,阴部完全暴露在小伙子眼前。

  妻子啊!你怎么能这样,你最珍贵、最美丽、最动人的地方怎么能这样让一

  个陌生的男人看到。我心里开始感到愤怒。

  小伙子眼睛死盯着妻子娇嫩洁白的阴部猛烈的打着手枪,妻子在小伙子的刺

  激下,屄屄和屁眼竟然开始有节奏的收缩起来,仿佛那硕大的鸡巴正在妻子的小

  穴来回抽插。

  小伙子看着妻子的屄屄的收缩兴奋异常,趴下身子向妻子看去。这时两人的

  目光猛然相对,妻子有些不知所措,害羞的捂住了脸。小伙子看着妻子的阴部吞

  了一口口水,手指颤抖着伸向妻子两腿之间。妻子的阴唇紧紧闭合着没有一丝缝

  隙,小阴唇紧贴在一起。颤抖的手指将小阴唇轻轻一拨,妻子全身一颤,屁股向

  上翘了翘。

  看到妻子并没有反抗,小伙子大起胆子,把妻子两腿分大,把脸凑到离阴部

  只有几厘米的地方,手指把阴唇轻轻一拨,粉嫩的蜜穴洞口一丝丝清清的淫液缓

  缓滴出。小伙子伸出舌尖探向正在流出的淫液,轻轻一舔。

  突然把阴唇向两侧大幅度的分开,猛的吻向了小穴。舌头深入蜜洞狠狠地的

  搅动着,淫水大量流出,小伙子张口含住妻子的嫩屄猛吸着蜜穴里流出的淫水。

  妻子胸脯剧烈的起伏,开始忍不住喘息起来。

  妻子双腿紧夹住小伙的子的头部,面色羞红,小伙子一边猛舔着屄屄一边用

  手抚摸着圆滑翘嫩的屁屁。妻子的屁屁随着舌头在阴道里的抽插一下一下向前挺

  着,不停的娇喘着。

  看着眼前的淫荡的一幕,我脑袋发沉,不禁疑问这是我的妻子吗?我纯洁善

  良的妻子?

  这时小伙子突然停止了行动,走出了厕所。小伙子的离去有些突然,妻子感

  到强烈的失落感,表情充满期待和渴望。然后妻子厕所的门打开了,小伙子挺立

  着鸡巴冲了进来。妻子脸上带着惊喜,站在那里背转过身把屁股高高翘起。看到

  了妻子的暗示,小伙子不再犹豫,双手抓住妻子的屁股,挺立的鸡巴向妻子湿滑

  的阴道刺去……

  正在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是我打的电话,对那是我在焦急等待中打的那

  个电话。鸡巴已经刺入了两腿之间,龟头明显已经顶开阴唇,瞬间就会直入阴道

  深处。可就在这时手机挽救了妻子。电话铃声让两人清醒了过来,妻子看了看手

  机,然后羞愧的看着自己的模样,冲出了厕所。然后就是我回到房间所看到的那

  一幕了,难怪妻子的脸当时这么的红。

  我昏昏沉沉的看完录像,呆若木鸡的坐在那里,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这一

  幕。我不能相信,我不敢相信,我的妻子,我可爱的妻子,那曾经对我忠贞不渝

  的妻子就这样主动让一个陌生男人奸淫。我感到绝望,天啊!为什么会这样?

  我眼中布满血丝,恨不得立刻去杀了这对奸夫淫妇。这时老头拍了拍我的肩

  膀说道:「小兄弟,别生气,女人就是这样水性杨花,来,老哥给你找个地方泄

  泄火。我这里新来了一个小姐,还是个雏,又水又嫩包你满意,也算老哥对你昨

  天的报答,哈哈。」

  老头说着,叫进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打扮的花枝招展明显和她的年龄

  不符,我心里想着妻子对我的不贞,心里充满怨恨。一把拉过女孩,猛得掀起裙

  子。

  「老板,这么性急啊,呵呵。」女孩淫荡的笑着。我一把拉开女孩的内裤,

  心里想着妻子在厕所的样子,然后让女孩把屁股翘起猛得插了进去,仿佛我就是

  那个小伙子,而女孩就是我的妻子。我的鸡巴顶在女孩阴部剧烈的摩擦了几下,

  我就射了。

  「老板怎么这么快啊,还没进去呢!」女孩明显带着嘲弄的口吻。

  「快出去吧,这位老板今天有心事,抽空再玩你,嘿嘿。」老头拍了一把女

  孩的屁股将女孩赶走。

  我满面怒火坐着,心里想着报复我一定报复。

  「呵呵,小兄弟还生气呢,事情到了这步也没办法,我昨天见到弟妹就知道

  弟妹是那种又漂亮性欲又强的女人,而兄弟看样子也满足不了她,出现这种事是

  正常的。嘿嘿,老哥自从昨天把玩了弟妹之后一直意犹未尽。老哥这里漂亮女人

  多的是,只要你愿意可以尽情的玩。老哥昨天没能和弟妹再深入一些的确不甘心

  啊。你看今天差点便宜了这小子。」

  「你究竟想干什么直说吧。」我打断了老头。

  「好,兄弟痛快,老哥没别的意思就想再和弟妹玩玩,事已至此,让那小子

  白玩也是玩,让我玩以后有的是漂亮女人报答兄弟。」

  我听着老头的话语,心里想着妻子对自己的不忠,愤怒的想报复,可让妻子

  被这个老头子玩弄却心有不甘。我思前想后回答道:「好吧,让你玩玩,不过不

  能性交,其他随便你。」老头听了这话兴奋起来。

  「兄弟痛快,既然你说了,老哥只玩玩弟妹的屁眼,不算过分吧,哈哈。」

  我端着豆浆和面包走进了房间,强忍心中的愤怒对妻子说:「快起来吃早点

  吧。」妻子可能心中有愧,默默地吃着面包,然后喝下了掺有迷药的豆浆。

  「老公,我好疲倦,想睡觉。」妻子说着便躺倒在床上。

  时间不长老头淫笑着走进房间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妻子对我说:「呵呵,弟妹

  睡了,隔壁的小子已经让我赶走了,兄弟如果累了,请先到隔壁休息一下。」我

  没有回答出了房间来到隔壁躺在床上脑海里一片混乱。心里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

  这样作,竟然甘心让一个老色狼玩弄自己的妻子,心里有些悔意。我透过墙上的

  一个小洞向隔壁看了过去。

  老头看到我出来之后猴急的关上了门,然后鬼鬼祟祟的走到妻子身边,将妻

  子身上的毛毯掀开,仔细欣赏着妻子,然后趴到妻子脸上亲了一嘴,然后迅速脱

  光自己的衣服,光溜溜的爬上了床。

  「小美人,你好美啊,今天让我好好的玩玩……嘿嘿。」老头淫笑将妻子的

  上衣慢慢解开,妻子丰满的酥胸,腾的跳了出来,洁白的的乳房上粉色的乳头挺

  立着,老头粗糙的双手抚摸着妻子柔软的乳房,手指轻捏乳头,时而轻揉时而轻

  压。

  妻子的胸部在老手的挤压下变形,老头张开大口,含住妻子的乳头,一手大

  力抓握着另一侧的乳房,另一手缓缓下滑,经过妻子光滑的腹部,摸向妻子的大

  腿,然后突然滑进大腿根部。老头一边抚摸一边从头到脚开始轻嗅妻子的身体,

  慢慢向下停留在妻子的阴部。

  「屄屄好香啊!」老头不由的赞叹。然后手忙脚乱的把妻子的上衣和裙子扒

  光,双手颤抖地把内裤拉下,将妻子的双腿弯起分开,迫不及待趴在妻子的两腿

  之间,老头双手捧起屁股,显得有些激动,一边咽着口水一边赞叹:「好嫩的屄

  啊!」

  然后像饿狼一样猛扑上去伸着舌头大口的舔了起来,肮脏的舌头从小丘到屁

  股缝之间上下舔弄,口水流满了妻子的阴毛,突然老头将妻子的双腿大幅分开,

  双手扒开阴唇,将阴蒂含在口中狠吸着,睡梦中的妻子受不了如此折磨,屁股开

  始不由的扭动,随着屁股的扭动老头的动作更加猛烈,舌尖挤开小阴唇,撑开了

  小穴,狠狠地挤进了妻子的屄内,搅动,舔舐。

  妻子一天之内被两个男人口交,两个不同的舌头在妻子屄里滑动,大量的淫

  水喷溅而出。老头将妻子翻过身,双腿屈起,屁股向后蹶着,老头抓住妻子的翘

  翘而又圆滑的屁股向两边掰开,粉嘟嘟的小屁眼上竟然已经涂满了屄屄里流出的

  淫液。

  「嘻嘻,小妹妹,你老公不让我插你小穴,只好让我的大鸡巴亲亲你的小屁

  眼了。」老头边说边用手指抠向妻子的屄屄,淫液如溪水般的流出,老头把淫液

  涂抹到屁眼上,指尖随着淫液的润滑抠进了菊花蓓蕾。妻子受到刺激,屁眼猛的

  收缩紧紧夹住正在前进的手指,可每一下的收缩带来的是手指进一步的侵犯。

  终于手指被妻子的蓓蕾吞没了,手指开始在里面抠弄,抽插。屁眼无助的把

  手指吞吞吐吐。

  看到妻子的屁眼已经被开发的差不多了,老头挺起身子,把鸡巴顶在屁股缝

  上,深吸了一口气,向内挤了进去。

  妻子的屁眼竟然被老头如此玩弄,而妻子以前是从来不同意我和她肛交的,

  而现在,妻子的这个处女地竟然让一个老头子开发了。硕大发亮的龟头挤开两片

  屁股蛋,屁眼在龟头的挤压下缓缓张开,轻含住了龟头。妻子被明显感觉到了痛

  苦,屁股开始不停的扭动。嘴里有些轻声的呻吟。乌黑的龟头没有丝毫的怜香惜

  玉,不管粉嫩的屁眼如何的颤抖,一下一下挤了进去。

  老头捏着妻子白嫩的屁股用力的掰开,眨眼间龟头竟然被屁眼全部吞入,鸡

  巴开始无情的抽送,节奏由慢到快,鸡巴一寸一寸深入蓓蕾。老头猛然把身子一

  挺,鸡巴没根而入,消失在屁眼里。妻子痛苦地闷哼一声,屁股剧烈的扭动、摇

  晃。妻子的挣扎并没有摆脱鸡巴对屁眼的攻击。老头紧抓住妻子的屁股,鸡巴顶

  住屁眼不再抽送,任由屁股扭动尽情享受着。

  妻子娇声连连,呻吟声时断时续。老头抚摸着妻子的圆润的屁股蛋光滑的背

  部,鸡巴突然猛烈的抽送,啪啪啪,老头撞击妻子屁股的声音越来越响,情绪也

  越来越激动,妻子的屁股被捏出红红的手印。每一次撞击,屁股蛋都被撞的变形

  颤动。妻子在睡梦里痛苦的呜呜乱哼。

  老头猛烈抽插了百十下之后,全身一阵痉挛,鸡巴用力的顶在屁眼里,然后

  一阵抽搐。老头的精液无情的射入妻子屁眼深处。老头无力的松开妻子的屁股,

  妻子的身体向前趴下,鸡巴软巴巴的从屁眼里脱出。妻子肛门内由于进入了大量

  空气,连放了几个屁,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喷出屁眼,喷溅得老头满身精液。

  老头拿出卫生纸将身上的精液擦干净,又开始清理妻子的身体,细心的把妻

  子屁股和阴部上的精液擦拭干净,然后把卫生纸塞入妻子屁眼,用手指抠出里面

  的精液,把屁眼里每一缝隙都不放过的擦拭干净。

  老头一边擦拭,一边啧啧赞叹着妻子阴部的娇嫩鲜美,将妻子双腿向两边分

  开,老头色迷迷的看着妻子暴露的阴部,显得意犹未尽,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蓝

  色的药丸吞了下去。

  然后捧起妻子的屁股把软巴巴的鸡巴放在大阴唇中间来回摩擦,鸡巴在两片

  肥厚的唇肉夹弄之下竟然又逐渐暴涨起来。硬起的鸡巴挤开大阴唇一下一下逗弄

  着敏感的阴蒂,昏迷中的妻子不住的呻吟,屁屁随着每一次触动一翘一翘的向上

  抬着。

  看着妻子淫荡的姿势,老头的动作也越加剧烈。两片大阴唇包裹下鸡巴青筋

  暴起龟头不时有清清的液体流出。妻子的蜜穴竟然也开始有节奏的收缩,淫水浇

  筑在大鸡巴上。

  老头的呼吸越发急促,拿起枕头垫在妻子屁股下面,这时妻子的屁股高高抬

  起,大腿八字型向两侧分开,娇嫩的屄屄微微张着小口。老头硕大的龟头挑开小

  阴唇轻微的磨蹭,在鸡巴的挑逗下妻子在昏迷中不停地扭动着屁股嘴里呜呜咽咽

  的哼着。龟头对屄屄时而轻吻,时而离开。而每一次的离开都会引的屁屁向上乱

  翘去追寻鸡巴,而每一次轻吻蜜穴里仿佛有一种引力在猛吸着龟头。

  看着隔壁房间淫艳的场面,我也开始感觉呼吸困难。鸡巴对蜜穴的挑逗,妻

  子诱人的身姿,我开始后悔没有准许老头的插入,心中竟然充满希望妻子被奸淫

  的欲望。这时我的鸡巴也开始暴怒,我开始不自觉抚摸起自己鸡巴,边看着被人

  玩弄的妻子边打着手枪。

  此时鸡巴已经不再是那种轻吻触碰。老头把龟头顶在洞上,勃起的鸡巴昂首

  而立,一下一下跳跃着。迷乱中的妻子一阵娇颤,淫水不断涌出,屄屄和屁眼开

  始了猛烈了收缩,妻子竟然高潮了。

  高潮这个词我只闻其名却没有体会过,我从来没有能给过我的娇妻,而这次

  妻子却在一陌生老头挑逗下达到了人生第一次高潮。

  妻子努力的翘起屁股,希望去抓住那个不停的挑逗她的大鸡巴,老头淫笑着

  拿住鸡巴对准蜜穴,高潮中的小穴猛烈收缩一张一合。当龟头刮开阴唇碰到小穴

  的一瞬间。妻子屁股像是受到指令向上一抬饱受折磨的小阴唇猛的咬住龟头。龟

  头在阴唇的夹击下任由淫水涟涟的屄屄吻吸。

  「老公快,快,受,受不了,啊啊啊,呜呜。」仍然昏迷的妻子口齿不清的

  呜咽着。

  收缩中的屄屄含着龟头向里吸着,在妻子娇柔的小穴夹弄下,被咬住的龟头

  缓缓消失,已经被妻子的屄屄吞吃了。老头这时好像再也无法忍耐,跪在两腿妻

  子中间,扶正鸡巴对着妻子娇嫩的小穴肏了下去。

  随着鸡的巴的插入,妻子猛的一颤,似乎企图把双腿并拢,表情痛苦的扭动

  身体。

  「屄好紧啊!怎么像是小处?」老头惊讶地停止插入。

  妻子仿佛受不了鸡巴的攻击,扭动着屁股向后退。

  原来我的鸡巴本来型号就小再加上早泄的毛病,我们结婚几天来每次性交从

  没有过完全的插入,再加上妻子处女膜本身就是那种比较结实的那种,我竟然根

  本没有对妻子的处女膜造成过大的伤害。

  老头把龟头抽出,打开台灯,把妻子的屄屄撑开,向深处看了过去。当他发

  现那只有轻微创伤的处女膜的时候,表情充满惊喜。

  「小美人竟然还是小处,难怪你老公不让我肏你,哈哈。」老头狂喜的淫笑

  着。隔壁的我听到这里感觉无地自容。

  「老子今天经给小美人开苞。」老头说着趴到妻子身上重新提枪上马。老头

  用手指撑开阴唇,龟头在阴道口磨研了一阵擦满爱液。在做好了充分的破处准备

  之后,老头身子用一挺,龟头瞬间没入。

  「夹得好痛,这么嫩的屄屄还会咬人。」老头淫笑的脸都有些变形。由于受

  到庞然大物的突然插入,幼嫩的屄屄受不了痛苦,昏迷的妻子双手向空中乱抓。

  看到妻子的样子,老头害怕把妻子肏醒,把鸡巴停在屄里不再插入,而是开

  始轻轻的抽送。老头的动作很轻柔,妻子停止了挣扎。鸡巴缓慢的温柔的一点一

  点的进入,每一次抽出之后的鸡巴都会更深的插入。

  老头的抽送开始缓缓加快,鸡巴一下一下肏进屄里。感觉到妻子应该能够承

  受破处之痛之后。老头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咬着牙,鸡巴狠狠一挺,猛的肏进妻子

  娇嫩的处女小穴。我眼睁睁的看着鸡巴没根而入,粗壮的大鸡巴将妻子洁白幼嫩

  的屄屄撑大,撑开,撑裂。我痛恨自己是个没用的丈夫,妻子的贞操竟然这样被

  一个肮脏龌龊的老头夺走。

  处女膜的撕裂之痛让妻子一声闷哼,面部痛苦的有些变形,身体一阵禁脔。

  由于药力开始消失,再加上破处的痛苦,妻子这时有些要清醒的样子,老头

  慌忙用毛毯盖住妻子的面部。

  如果妻子发现丈夫竟然主动让一个老色狼奸淫自己,那后果不堪设想,想到

  这里我连忙冲进自己的房间。我示意骑在妻子身上的老头下来,老头淫笑着看了

  看我,鸡巴继续在屄屄里抽送没有停止的意思。

  「老公,你插的我好痛啊,我的头的好晕啊!」妻子说了句话又开始昏迷,

  我却顿时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老头把妻子双腿抬起弯曲,用胳膊按住了之后,开始猛烈的抽插。

  「啪、啪」的撞击着妻子的屄屄。受到猛烈攻击的妻子无力的摇晃着头部,

  嘴里大声的叫床:「啊啊,老公好难过,啊啊,呜,舒服,啊啊,啊,好大,好

  粗,啊,啊,太硬了,太长了,顶的,呜呜,舒服。」

  「啪啪,啪啪啪。」撞击的更加的猛烈,老头看样子要射了。看到这里我心

  里一紧,不能,绝不能让他射进妻子的屄屄。

  想到这里我一把推开老头,坚硬粗长的鸡巴瞬间脱出向上翘起,一阵强烈跳

  动之后浓浓的精液从粘着水红色处女血丝的龟头里喷涌而出。

  正在享受奸淫之乐的妻子,顿时感到空虚,屁股拼命翘着,去搜寻失去的鸡

  巴。

  「老公,呜呜,不要停,快来,快插啊。」我把老头推到一边,昂起鸡巴,

  「扑」的一声插入妻子湿滑的阴道。屄屄把我的鸡巴完全吞没,这已经被老头破

  处开苞的屄屄里竟是如此温暖、湿润,而我这也竟是第一次享受到完全插入的乐

  趣。

  我一下一下肏着妻子的嫩屄,享受着前所未有的快感,而这一切竟然是老头

  所赐。

  「呜,更大些,更粗些,我要。」妻子呻吟的呜咽着。屁股剧烈扭动,明显

  对这次插入的鸡巴不满意。

  可是我却不以为然快活的抽送了百十下之后尽情的射在妻子屄里。

  妻子已经醒了,拉开了盖在头上的毛毯。而老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溜走了。

  妻子赤裸着身体一把抱住我,撒着娇说:「老公,这次怎么这么舒服插的好

  深,时间这么长,我还想要。你的那里开始的时候好粗好长啊,后来怎么变小了

  啊?」

  我假笑着骗道:「呵呵,你老公厉害吧?男人就这样先大后小。」妻子半信

  半疑地摸了摸我疲弱的鸡巴,脸上充满疑惑。

  「老公,我的阴部有些火辣辣的痛,屁眼怎么也有些痛?」妻子说着向我翘

  起屁股,我从后面扒开妻子的屁股蛋,发现妻子原本紧合的阴唇已经门户大开阴

  道里有些水红色的血丝,看来妻子破处之后阴部已经无法恢复,而粉红的屁眼也

  显得有些红肿。

  我吻了吻妻子的阴唇,然后拍了拍妻子的屁股,说道:「没关系,再玩几次

  就好了。」

  「你好坏啊。」妻子脸一红扭动着身子躺在我怀里撒娇。

  而我心里却矛盾重重,妻子竟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老头口交、肛交,最后

  被破处开苞。另一方面却是老头的开发让我和妻子终于品尝到了性爱的快感。但

  是以我的能力今后是根本无法满足妻子的需要,我内心一阵阵的担忧。想到这里

  我愁上心头。

  妻子撒娇的抱着我说道:「我饿了你带我去吃饭吧?」我看了看表,已经到

  了中午时分是应该午餐了。

  妻子穿上她的性感时装,初尝性爱之乐的娇妻子显得容光焕发,光彩照人,

  妩媚里带着娇羞,更加楚楚动人。

  妻子牵着我的手蹦蹦跳跳的走在大街上,无数个男人色迷迷的目光伸向妻子

  那跳跃时而被风吹起裙内。饭店里我想着两天来的经历烦闷不已,不顾妻子的劝

  阻,竟然喝的酩酊大醉。而我的爱妻却全然不解我内心的愁怅。妻子费力的扶着

  我走出了饭店。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12-1 20:28

Powered by Discuz!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mimi - Archiver - WAP